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治疗白癜风首选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0 22:27:0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治疗白癜风首选医院,河南能不能治白癜风,江苏根治白癜风的仪器,台湾白癜风,济宁治疗白癜风,四川白癜风是否传染,海淀白癜风医院

  

  盛氏花厅

  

  盛炳纬所写辩体文 资料图片

  位于镇明路紫金街的林宅,是宁波保存至今最为完好,最为精美的江南砖雕式老宅,整座宅院结构严谨,气势恢宏。这次,我们故事的“主角”是与林宅有着同一位主人,仅一街之隔的盛氏花厅。

  既然同为林氏家族修建的产业,这栋藏书楼为何不姓林而取名盛氏?林宅与藏书楼之间又有何种关联?今天,我们就由园林建筑专家陈志诚带领走入这栋隐于闹市的藏书楼,探寻这里曾经发生的点滴书香趣闻。 □记者 朱立奇 文/摄

  古乐达人林廷鳌

  建“近性楼”于郁家巷

  进入热闹繁华的月湖盛园,七弯八拐来到一处名为“郁家巷”的小巷。入巷后,之前的嘈杂声一下子就从耳旁消散,瞬间置身于另一个安静的世界,没有人声鼎沸,只有偶尔的鸟鸣从不远处传来。从巷口出发只需步行几十米,就走到郁家巷2号门牌下,这里就是曾经的近性楼,现在的盛氏花厅。

  站在盛氏花厅的指示牌下,陈志诚告诉记者,墙内就是曾经的近性楼,只不过后来卖给了一位姓盛的学政,周围的邻里街坊习惯性地把近性楼改称为“盛氏花厅”,同一个地方,两个名字罢了。“我和近性楼的创建者林廷鳌都是福建人,由于宁波的文化气息很吸引我,所以大学毕业后我就一直留在宁波,从事园林建筑方面的工作。这次能够对同为福建人所建立的近性楼进行研究,也算是机缘巧合。”陈志诚笑着说道。

  “与附近的林宅相比,近性楼的名气就小了很多,其实这两栋清代古建筑都是由同一位主人建造的。清嘉庆中晚期,福建莆田有位商人叫做林廷鳌,字靖南,原本一直在福建做木材生意,后来迁居到宁波。林廷鳌晚年选择镇明路建造了自己的府邸‘林宅’,又在一街之隔的郁家巷营建了‘近性楼’作为读书藏书之所。”陈志诚介绍道。

  至于为何将自己的藏书楼取名为“近性楼”,答案就要从满族人奎照帮林廷鳌作《近性楼记》中寻找,在《近性楼记》中,奎照写道:性任真于琴近,性愫洁于瑟近,山近性之静,书近性之灵,竹近性之坚,梧近性之孤特,蕉近性之卷舒……文中连续的排比句将近性楼得名的来历,解释得非常清楚。

  根据民国版《鄞县通志》记载:林廷鳌为人大方,常常接济遇到困难的街坊。在闲暇之余,喜欢将朋友找来一起欣赏收集来的藏书、绘画精品。“除了爱好藏书,林廷鳌还很喜欢古乐,到了周末就会约几个至亲好友来家中开‘Party’,林廷鳌本人负责拨阮,其余两位朋友一个鼓瑟,另一人抚琴,不用伴奏也无需话筒,一场古乐演奏会就热热闹闹办起来了。”

  盛炳纬接棒

  近性楼得以延续

  林廷鳌离开人世后,近性楼内的雅乐声渐渐远去,林家的后人在生意场上也无所建树,家道日益式微。林家后人经商量后,在近性楼的大门上挂上了“待售”的牌子,甬城一座颇有名望的藏书楼将迎来命运的拐点。

  “到了清朝末年,原本家境颇为殷实的林家,开始家道中落,家里的积蓄无法维持庞大的开销,林宅附近的近性楼就成了需要变卖的固定资产。幸运的是,当时辞官回家的盛炳纬看中了这里,并出资将其买下,这才有了后来的盛氏花厅”。陈志诚继续介绍道:这位盛炳纬是镇海人,出生于咸丰六年(1856),相比较林廷鳌在商界打拼,盛炳纬走的是另外一条路:仕途,他23岁就中举人,不久又高中进士。成为公务员后一直在教育界担任学政,辗转于江西与四川之间,人到中年对于做官没了兴趣,就辞官回到老家侍奉老母亲。

  说起盛炳纬的故事,陈志诚颇为钦佩:“这位盛学政对于宁波的教育事业有着很大的贡献,在他的号召、奔走下先后办起了宁波中学堂(即宁波中学前身)和镇海中学。落叶归根的盛炳纬一直想在宁波市区买一所宅院作为侍奉老母,修身养性的场所。结果盛炳纬就看中了位于郁家巷的近性楼,他只在楼内参观了一趟就被清静优雅的环境所吸引,认可‘近性’二字的定义,立刻决定与林氏后人签下买房契约。”

  至于盛炳纬这个人,陈志诚说他器量颇大,在买下近性楼后,并没有将其改名,仍然沿用“近性楼”为楼名,至于盛氏花厅这个名字,是后人看到这幢建筑的风格配上主人的姓名才叫出“盛氏花厅”,近性楼也是在盛炳纬的努力下,藏书数量有了质的飞跃。

  深巷之内有人家

  藏书十万耀甬城

  如今的盛氏花厅就在月湖盛园内,其内部已被商家用作游客休闲小憩的茶室,记者走入室内,里面的陈设、装修已然一派现代气息。再仔细观瞧,仍然能看到藏书楼留下的痕迹,陈志诚告诉记者:屋内的过厅、厢房、隔墙、明堂都还能看出晚清时期文人居家的风格,纵然已被改为茶室,可它独有的长廊式花厅在甬城称得上是独此一家。

  陈志诚接着说道:近性楼在林氏家族经营期间,藏书的数量并不是特别多,到了盛炳纬手里,楼内藏书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了质的飞跃。

  “盛炳纬的本职工作对于后来的藏书事业有巨大的帮助,之前他一直担任教育方面的职务,其在四川、广西等地主持考试,编修书籍均有机会接触各类书籍,在这些书籍中,但凡盛炳纬看上眼的都要想办法购入。还在上班期间的盛炳纬就已经积累了一定数量的藏书,买下近性楼后就将自己积攒起来的书籍全部搬到楼内,日积月累藏书数量与日俱增。”

  除了喜欢藏书,盛炳纬还自己出资出版前人的诗稿文集,镇海籍文学家姚燮的手辑《蛟川耆旧诗系》遗稿就是盛炳纬购得后,再次勘验发行的。盛炳纬除了读书藏书,还喜爱书法,练得一手好字。“宁波的天童寺、五佛塔到现在还留有盛炳纬的墨宝。”

  站在盛氏花厅的长廊下,陈志诚感慨万千,他告诉记者:“盛氏花厅”在盛炳纬去世后就命运多舛起来,曾经几易其手,楼内不仅办过敬老院、幼儿园,还做过街道工厂和居民住宅,直到后来成为月湖盛园商圈的一部分。近百年的沧桑巨变能够保留下如今这般模样,实属不易。

  采访的最后,陈志诚还留下一个小彩蛋:据说花厅内有一口水井,这口水井与周围的河道相连通,相传此楼兴盛时,不时还有鱼儿通过水路游到井中,有心人一眼就可瞧见欢腾的小鱼。市民们到盛氏花厅小坐,如有兴趣可去找寻一番那口古井,说不定有意外的惊喜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在白癜风治疗过程中怎么还在扩散